böcker i norden

böcker i norden

Jamie Chen (info [a t] jamie (dot) se)

Utför översättningar mellan svenska, engelska och traditionell kinesiska.
(賀版主獲頒瑞典作家基金會全年度工作獎助金!)

在哥特堡遇見黑色莫札特

dikterPosted by JC Sat, September 27, 2008 22:59:09
Blog Image
前有浪奔流,是時間的河
後有人湧走,是死亡的陣列
不同的河,不約而同到大海
不同的人,推開不同的門,只有一個出口
貝魯特的聲音說,那是夢的入口
在你睡著了之後

天上的雲也飄流
約好往同一個方向去
趕著,Exit
三角旗幟飄揚
各個聽狂風的哨音,向右看齊

它們或想隨風而去
然而繩杆不依

繫住你的,是哪一條繩?
是哪一支旗桿,讓你在灰藍音調的海風中屹立
撼不倒

浪走了,人散去
該隨浪而去,跟著腳步走
或甘心被繫於繩上,杆頂
求人間一絲溫柔、些許慈悲
粉墨登場,不得不的

三角頂的碼頭街燈
為未來式的旅人們排演
你的步伐還留在風中,浪中,雲想中
你的舞步還凌於水央,心上

忽然,一艘胖嘟嘟、白帥帥的大船,亮著八字鬍燈
悠晃晃、閒懶懶,從視線左方出現
在海面上盪出一抹微笑的弧線




---
聽莫札特安魂曲(Mozarts Requiem),在哥特堡歌劇院(GöteborgsOperan)
20080927
謝謝莫札特。謝謝哥特堡的舞者


Blog Image

  • Comments(2)//blogg.jamie.se/#post53

Välkommen till Göteborg!

apropåPosted by JC Sat, September 27, 2008 00:51:30
在哥特堡與冰島相遇
Blog Image(Georg Guðni)

為了哥特堡國際書展,踏上瑞典這西岸大城。哥特堡目前讓我印象最深刻的,倒不是觀光客特愛的藍色電車spårvagn (tram,在地面和公車、汽車共用馬路,時常出現路人奔逃、險象環生的畫面,或者是我多慮了)、擠滿人潮的書展和聽不完的研討會,而是這幅意外發現的冰島畫家Georg Guðni的畫作Landskap。這幾天下榻Elite Plaza Hotel,飯店是一八八九年的古建築,在原有的建築格局,融入現代感與設計巧思,非常有意思。
在飯店餐廳用餐途中(松露奶油算不算是最沒有必要的發明?),前往地下樓的盥洗室。下了大理石階梯來到洗手間,需要飯店的通行卡才能進去。一進入之後,左手邊有一小幅Andy Warhol的貓王在打招呼,正對面,則是這幅讓我幾乎忘了下樓原因的Landskap。讓人聯想到Rothko,有那麼一點類似。又,Rothko的畫作九月二十六號起在倫敦Tate美術館展出。前天英國衛報評論家不客氣批評了Rothko的作品,不過Rothko迷應該還是會去朝聖一番。
又,隔壁桌客人不會是瑞典學院院士Sture Allén夫婦吧?

書展是集體大拜拜,不少瑞典神祇/名人出沒,包括最近撈過界出犯罪小說的前司法部長Tomas Bodström(以前還當過足球員)、電視台文化節目主持人/小說家Daniel Sjölin、文化部長、一大堆電視台主人持人。在瑞典當名人有個好處,那就是瑞典人看到你的時候,不會有人尖叫搶著要簽名,否則會被稱為是osvenskt (unswedish非瑞典人的,大致上我認為它是個負面的形容詞)的行為。


  • Comments(0)//blogg.jamie.se/#post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