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öcker i norden

böcker i norden

Jamie Chen (info [a t] jamie (dot) se)

Utför översättningar mellan svenska, engelska och traditionell kinesiska.
(賀版主獲頒瑞典作家基金會全年度工作獎助金!)

征服瑞典最高峰Kebnekaise

DagbokPosted by Jamie Wed, July 24, 2013 08:31:52


(經過六個小時的奮戰,終於看到Kebnekaise山頂。不敢相信自己辦到了!)

相較於去年優雅的南法旅行,循著薰衣草花香的鄉間小路遊遍普羅旺斯,造訪酒莊品酒,接著到尼斯沙灘漫步賞夕陽,再驅車前往蒙地卡羅一睹賭城風采,今夏的瑞典北極圈攀峰之旅可說是一次艱苦的旅程。當生命懸於一繩,千呎垂直的山壁貼著呼吸,所謂的未來,不過就是腳下的五公分穩固山石。

攀登瑞典最高峰Kebnekaise,若取難度較高的東線,登山領隊也絕對是必要的。前一晚的行前會議,領取登山攀岩與橫越冰河所需的登山繩索、頭盔(救命恩人)、登山拐杖(艱苦下山的最佳戰友)、繩環、活扣鉤環、安全吊帶等等活命所需的配備。當然吸汗材質的保暖衣物、高過腳踝的登山靴都是必要裝備。

全團近二十人皆是瑞典人,只有我一名台灣代表。放眼望去,一行人大多是身強體壯的瑞典肌肉男與健身女,這才大驚不妙。出發前已有朋友警告這山不是每個人都上得去,不少人行至半途因腳程慢影響全隊節奏而被領隊要求退隊自行下山。也罷,既來之、則安之。當然出發時我還不知道,這攀峰之旅一路上有哪些難關在等著試探我的恐懼。

來到呈九十度直角(!)的山壁前,有北方在地人口音的瑞典領隊開始說明接下來的攀爬路線:「接下來咱們開始使用安全吊帶,用活扣鉤環扣住山壁上的繩環固定點,爬到頂端的......。」

面對前方猶如一堵牆的高聳山壁,心裡的兩道聲音在打仗,一個勸我放棄,一個促我向前。

每一步都是和地心引力的奮戰。忐忑尋得下一顆石頭、踉蹌越過下一座白雪覆蓋的山坡。只要撐過下一步,就有未來。只要熬到下一個休息點,就有希望。

太陽如影相隨,腳下近半公尺深雪如流沙。再往上攀爬,七人為一組以繩索彼此串連,同心協力跨過冰河裂罅。方才山壁上斗大字樣寫著,某某登山客在途中不幸喪命。這冰河夾縫之間,究竟有多少登山客長眠於此?此時前方隊友邁開步伐繼續往前,我被拉著向前、跌倒了再爬起來、向前。



登山拐杖是此行的最佳戰友,助我撐完全程。途中無暇專心欣賞的北極圈內特有的山野花,溪水潺潺,以手汲水,冰涼甘甜,是登山旅者的生命泉源。



(瑞典有句話說:「要等下了山,才算上過山。」此言果然不假。)

山壁間如蜘蛛俠般施展輕空,緊抓繫於山壁的固定繩索,凌空跳躍到下一顆山石,踩定,深呼吸,還活著。腰間安全吊帶和鉤環緊緊勾著鑿於山壁的固定金屬鉤,這發源於阿爾卑斯山的via ferrata 式登山法,讓登山旅者透過吊帶與鉤環如臍帶般與大地之母緊緊相連。山壁是最大的威脅挑戰,也是最穩固的支撐。當生命繫於一繩,懸於空中,往下望去是千呎的蓊鬱山谷,間有白雪點綴,再遠望,是峭拔的巒嶠。「其山惟石,壁立千仞,覽之目眩。」

天藍、水綠,是山風拂過臉龐,是頂上北極鷹英姿盤旋、飛掠而過。再往前看,又是旅程的起點。



(山腳下的Kebnekaise登山休息站。是山友們的物資補給站,也是極圈內嚴寒山區氣候的最佳防衛堡壘。要到休息站,只能靠十一號公車,從Nikkaluokta健行十九公里,即可抵達此站。由於位置偏遠、缺乏道路,休息站的物資運送都是透過直升機。休息站可提供超過兩百人的住宿,為了應付夏天高客量的食事,休息站從冬天就開始囤積物資包括四公噸的麵粉在地下室。山友們天天可以享受到現烤出爐的新鮮早餐麵包,可說比斯德哥爾摩人啃超市冷凍麵包來得幸福多了。)








  • Comments(0)//blogg.jamie.se/#post169